星期一晚上十二點開始禁水禁食,星期二一早大夜班的護士就來幫我抽血了。第一針,失敗,瘀血一大塊,換左手,抽了據說二三十管血,留了兩個針頭在我手上,其中一個開始注射生理食鹽水。護士小姐收拾好東西,說她晚一點再來幫我抽動脈血。然後換了一個護理長來幫我抽右手的靜脈血,我也搞不清楚她到底抽了幾管,總之,在她的Timer還在讀秒的時候,大夜班的護士又來幫我抽動脈血了。兩邊的護士都告訴我抽動脈血很痛很痛,我光是抽靜脈血就痛死了,到底有多痛啊!像蚊子叮一樣,又被騙了

抽完血休息一陣子,爸和媽就來醫院陪我了。老媽精神不是很好,早上吃早餐的時候就沒胃口,而且一直說很冷很冷,一來就披著薄被不放。剛好護士來通知要我下樓作心臟超音波,也是一下下而已,沒有想像中可怕。回病房沒多久又被叫去作核磁共振,隨著一大群準備去作檢查的病人下樓,護士囑咐要在B1電梯口等,電梯下到一樓的時候我已經開始呼吸困難了,接著我就沒知覺了。醒過來是因為聽到老爸焦急得大聲問我在幹麻?電梯已經到B1了,我坐在電梯地板上。非常想吐。老爸回六樓病房幫我推了輪椅下來,唉,這也是我第一次坐輪椅ㄝ!在進行核磁共振的等候區,擔心的老媽也下來陪我了,還跟醫療人員說我昏倒在電梯,醫療人員質疑得問到底是誰要受肝?老媽在一旁幸災樂禍得說我體力不好不能捐肝。我真的只是太快從病床上爬起來,血糖有點低而已嘛!核磁共振作了一個小時,手要放在頭上放得我手痠死了,工作人員進進出出的一下調整這個儀器,一下幫我注射顯影劑,東弄西弄得就一個小時過去了,結果問了之前作過檢查的老媽和老姐,都說只要二十分鐘,那我幹麻在裡面躺那麼久啊!回病房護士聽到我血糖太低,又拿了葡萄糖加生理食鹽水來幫我注射,下次起床不敢直接跳起來了啦!


下午心理醫生來找我面談,作了一些小測驗試看看我有沒有憂鬱症,是不是心甘情願捐肝。我說我非常願意捐肝,但是希望我老媽也非常願意進行移植才是!真想請醫生也安排一下讓老媽和心理醫生面談!接著再去作電腦斷層掃瞄,因為姐姐上次差點窒息,所以老爸特別交代要用自費的顯影劑,注射之後從頭開始發熱,一直到腳底,有點像是武俠小說裡的真氣在體內跑來跑去的感覺。倒是沒有想像中可怕,一下下真氣就不見了。回病房又去社服課找社服人員面談,因為姐姐之前已經面談過了,所以留些基本資料我就走了。

老媽整個下午都說醫院很冷,五點多護士來幫我量血壓的時候,請她順便幫媽量一下體溫,竟然38.5度。要帶她下去看急診也不肯,只肯睡冰枕。睡到七點起來,叫老爸摸她壓在冰枕上的額頭,說已經退燒了,明明就只有那一塊是冰的,其他地方都燙得要命!姑姑打電話來還不讓我跟姑姑告狀,後來硬是請姐姐和姑姑打電話來念,再由我和老爸一人一邊架著她去掛急診。在急診室外量體溫已經上升到39.8度了!在急診室看了內科醫生、外科醫生、胸腔科醫生,又抽血、驗尿、照X光,注射抗生素,接著安排住院。弄到晚上十一點多,終於安頓好了。累壞了老爸,還得兩邊病房跑來跑去的,雖說都在六樓,畢竟還是有段距離,真是辛苦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aine1204 的頭像
elaine1204

幸福貓物語

elaine12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